這是一本賞析中國古典詩詞和解讀中國古代優修眉秀女詩人的文藝隨筆。以一首詩、一段詞為引,用細膩動人的筆觸,賞詩吟詞,敷演一段凄婉美麗的愛情故事,帶我們邂逅那些絕世紅顏純潔的靈魂,領略她們靈性飛動的詩情與令人一唱三嘆的愛情。

“昔年交會白門垂,亦有顧家女郎能修眉。江南秀氣盡彩妝教學一室,至今秦淮之水異香澌。”明末才子張公亮此詩中的顧家女郎指的便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秦淮八艷之一、別號橫睫毛增長波夫人的顧媚。

生於1619年的顧媚,在名傾江南之前的資料並不詳盡,但她一出場便氣派十足,不僅居住於隋煬帝時所建的別院眉樓,而且過著華麗奢侈的生活,常常廣邀江南名士們赴宴,以精絕無雙的美食款待。

可是,看上去優裕從容的她,在明艷笑容的背後,仍不免隱藏著對未來的擔憂。是啊,眼前的生活雖繡眉繁花似錦,卻終有一日要面臨美人遲暮植睫毛,屆時門前冷落車馬稀,她又該如何自處?是這樣的擔憂促使她寫下了一首《美容保養憶秦娥》,詞作婉轉凄惻,反映了她內心揮之不去的孤寂與寥落:

花飄零,簾前暮雨風聲聲;風聲聲,不知儂恨,強要儂聽。妝台獨坐傷離情,愁容夜夜羞銀燈;羞銀燈,腰肢瘦損,影亦伶仃。

冷靜清醒的顧媚心知該及早為自己謀定後路。她一邊將媚眼拋給每一個前來尋歡的客人,另一邊則暗暗留意,細心挑選著、審度著。而最後,讓23歲的她定下心思、離開眉樓嫁與為妻的,是一個叫龔鼎孳的男人。

    全站熱搜

    meirongzi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